www.321555b.com

毛洪涛:不只是刑辩律师

  在新一期的《法人》杂志2014年7月刊,德衡律师集团副总裁、高级合伙人、北京德和衡律师所党支部书记毛洪涛律师接受了记者专访,此次专访实录刊登于本期“律界精英”栏目,题为:《毛洪涛:不只是刑辩律师》。本次专访以充分体现毛洪涛律师的从业经历、执业理念和未来规划为主线年执业生涯中以刑事业务为主业取得的成绩到远赴贵州普定县担任法律援助律师,从对办案一度产生“七年之痒”萌生退意到重整旗鼓满腹激情赴北京打拼并认为未来的刑事业务大有可为,从当下刑事法律热点问题到以后的工作打算等,多角度对毛洪涛律师进行了详细访问。毛洪涛律师在接受采访中重点讲到:要做“专业、敬业、有良知、不谄媚、不哗众取宠”的律师,只有这样的律师才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动力,才能为律师行业的发展找到永不枯竭的活水源头,才能在法治社会的舞台上施展自己的才华。“让律师工作不留遗憾”是毛洪涛从业的执着追求。《法人》杂志是中国唯一一本经济法律领域的新闻杂志,是由法制日报社主办的中国唯一的高档经济法律月刊,其定位于以法律的角度解读经济,辨析市场与法制的关系,倡导以法的精神管理社会,经营财富。同时为企业经营决策者提供经济活动中的法律支持,是一本经济法律类新闻杂志。

  资深律师艾伦·德肖维茨曾对年轻的律师说:“如果没有准备好让自己的一生都经受考验,那就换份工作吧。”曾为辛普森杀妻、克劳什·冯·彪罗杀妻、克林顿绯闻与弹劾等轰动全球的大案成功辩护的德肖维茨道出了真谛,确实,律师不是那么好做的。

  坐在《法人》记者面前的,是出生于1973的山东律师毛洪涛;面带微笑、斯文儒雅;若不是知道其职业,很难将他与职业律师尤其是刑事业务律师联系起来,不过其敏锐的观点、缜密的思维却是一个刑事业务律师应该具备的。第一次见到毛洪涛,是于去年初在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因为一个案子而相遇,彼时的他刚刚从山东到北京,这位刚过四十的山东律师充满激情地来到北京打拼,对于未来,充满希望。时隔一年,毛洪涛再一次跟《法人》记者面对面,说到为何在山东已经发展很好的情况下来北京发展时,只讲了一句话:“来京其实只是想再一次证明自己。”此时的他已是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副主任、高级合伙人、全国优秀律师。1997年2月进入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工作,从业17年来,毛洪涛以精湛的业务技能铸造了其“品牌”领域——刑事业务,其承办了诸多山东省内乃至全国有重大影响的刑事大案;2010年6月至2011年7月,在贵州圆满完成了为期一年的法律援助工作,创新建立了法律援助“贵州模式”,并被评为法律援助行动优秀律师,此模式被司法部通报表扬并予以推广。就是这样一位律师,身后还有“全国优秀律师”、“中国法律援助志愿活动优秀律师”、“山东省第二届十大杰出青年律师”、“山东省司法行政系统创先争优先进个人”、“青岛市优秀律师”、“青岛市司法行政系统先进个人”等一大串荣誉称号。

  17年的执业生涯,毛洪涛承办了诸多山东省内乃至全国有重大影响的案件,其中包括:新中国成立后某市第一金融大案——某信用社原主任高某某受贿、挪用公款、非法出具金融票证、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某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张某某受贿案;某市原副市长张某涉嫌受贿案;某市原副市长罗某某涉嫌受贿案等;某市原市长助理王某受贿案;某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二庭原副庭长邓某受贿、滥用职权案等,上述案件均取得良好的辩护效果。一起外国人犯罪的刑事案件让毛洪涛至今记忆犹新。2006年,毛洪涛受韩国人李某某家属委托,为涉嫌合同诈骗以及诈骗罪的李某某提供辩护。辩护过程中,毛洪涛经过数十次会见及翻译工作,形成了四万余字的律师会见笔录。他的辩护意见,最终被办案机关采纳。此案历经一审判决有罪(未认定诈骗罪,以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二审发回一审法院重审,重审开庭后检察机关撤诉,最终检察机关依法对李某某作出不起诉决定、被羁押三年之久的李某某重获自由而结束。“当时频繁在韩国和中国之间两头跑,调查取证,非常辛苦,不过好在最后还是赢得了官司,很有成就感。”八年后,他微笑着跟《法人》记者分享他的从业经历。《中国律师》2010年第2期刊登了该案办案手记《回顾所来径,苍苍横翠薇——李某某涉嫌诈骗案辩护实录》,在律师业界引起广泛关注。许小平等国内著名律师纷纷致电毛洪涛交流刑事辩护经验并对其认真求实,锲而不舍的精神表示赞赏。“让律师工作不留遗憾”是毛洪涛从业的执着追求。2009年,毛洪涛受某省法律援助中心的指派,为涉嫌故意杀人以及侮辱尸体的徐某提供二审辩护。刚刚年满20周岁的徐某被一审法院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徐某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接受指派后,毛洪涛到案发地点进行实地勘察,对案发地环境情况有了直观的印象,对控诉证据归纳出四大疑点。在徐某无力对被害人家属进行赔偿的情况下,二审判决对徐某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中国律师》2010年第9期以《法律援助不辱使命》为题刊登了办案全过程。如今,许多成功的案例让毛洪涛在律师界享有盛誉,已经成为知名的刑事业务律师。

  2010年,从业13年后,毛洪涛终于“疲惫了”,对办任何案件都没有了激情,提不起兴致,甚至萌生了退意;此事被主任栾少湖看在眼里,在其提示下,毛洪涛参加了为期一年的由司法部、共青团中央共同主办的“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成为了一名不要任何报酬的志愿者律师。这一去,成就了后来在律师界广为流传的“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贵州模式”。四年后,毛洪涛再一次回忆起当年,笑着对《法人》记者说:“夫妻间还有七年之痒呢,当时就觉得积累也够了,加之现实司法环境中也有许多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很疲惫,想‘歇一歇’了。”毛洪涛去了山清水秀的贵州后,对人生有了新的认识:“到那边发现人们虽然很穷,但是过得很快乐,这让我意识到人生不能太过功利,不能一直保持快节奏,要适当地放慢脚步;同时懂得了知足和感恩;收获了很多名利所不能取代的东西,为志愿者工作完成后更富挑战性的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10年7月,毛洪涛正式成为“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的志愿律师,赴贵州省普定县开展为期一年的法律援助工作。为了追求最有效、最优质的服务效果,充分发挥志愿者律师们的个人优势,毛洪涛倡议和组织服务于贵州省的7名来自于全国各地的志愿者律师组成了“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驻贵州省律师援助团。“后来该团队的经验得到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的充分认可并在援助基金会的公开刊物中被广泛宣传推广。”一年中,毛洪涛除了通过专题讲座和法律咨询的形式积极开展法制宣传,将法律知识送到百姓家门口,还代理了几十余起诉讼案件。他所办诉讼案件覆盖未成年人、妇女、老年人、残疾人、低保户等各类经济困难;只要受援人提供村委会和乡政府盖章的经济困难证明,就给予援助,降低了法律援助的标准,扩大了受援人的覆盖面。2010年10月,毛洪涛受贵州省司法厅、贵州省律师协会之邀,为贵州全省数百名实习律师进行了授课,就律师办案思路、技巧及职业操守等为实习律师做了深入浅出的讲解,获得一致好评。时至今日,贵州当地的律师仍与毛洪涛经常就业务问题进行交流和沟通。“给政府做顾问,依法行政,第二个就法律援助案件,普法宣传,其实收获的就是感恩,当我发现贵州医患纠纷矛盾突出,动辄患者家属就封路、堵医院,我就联想到青岛市法院三位一体解决医患纠纷做的非常好,曾受到过最高人民法院的表彰和推广,于是我就发挥作为政协委员的优势,联系青岛市政协医药卫生组委员自费前往与贵州这边交流,介绍三位一体解决医患纠纷的经验,还有十几位青岛各大医院的名医政协委员们,现场为山区老百姓义诊,取得良好效果。在贵州法律援助期间,毛洪涛发现当地很多中小学生的家庭经济条件非常差,留守儿童很多。在法律援助结束之际,毛洪涛将中国法律援助基金会、省(市)律协等所发的生活补助共5万元全部捐出,“10个人,都是品学兼优并已知高考成绩会被大学录取的家庭困难的孩子,每人发放5000元。时至今日,这些孩子们仍与我保持着良好的互动和交流,有任何困难,我还会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他们。”2011年7月,贵州省司法厅专门作出《关于对毛洪涛在我省从事“1+1”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的评价》,对毛洪涛进行了高度表彰。同年,他被评为司法部“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优秀律师,并被山东省司法厅荣记个人二等功。

  在和《法人》记者的交谈中,毛洪涛对未来的刑事业务发展依然持乐观态度。身为新一届全国律协刑委会委员的毛洪涛,最近准备与联盟律师(中国德和精品律所联盟[ECLA],ECLA由来自全国各地中等以上规模,专注刑事业务、团队年轻、专业化的新锐优秀律所组成,记者注)交流,内容就是刑事业务大有可为。一般人眼里,刑事业务就是刑事辩护,但这种说法是不全面的,毛洪涛认为,刑事辩护在刑事业务里只是一部分。出了事要辩护,如果权益受到侵害甚至还要代为去举报去控告,显然不光是辩护。“你给企业做法律顾问,它的权益受到刑事侵犯怎么办,你光是辩护远远不够,所以说刑事业务就是刑辩业务这种提法是不对的,不太了解刑事业务的真正内涵,比如,现在刑法罪名涉及企业家、企业类的这么多,如何进行防范?显然仅有辩护是不够的”。执业17年后,他发现了当下热点刑事法律问题很多。如非法集资类、侵犯知识产权类、涉及食品药品环境破坏类和各类破坏计算机系统犯罪。这都是有别于以往传统的经济犯罪。我们总可能感觉身边风平浪静,其实暗流汹涌,办案机关最近办理了大量此类案件,这些对律师的需求都很大,专业要求也很高,对这些新型犯罪案件的介入,对于年轻律师来讲其实与资深刑事律师机会是同等的。因为有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和ECLA联盟的支持,所以毛洪涛显得格外自信。“第一,这些新兴业务没有先来者,这些新兴业务必然要求刑事业务律师和其他专业律师更加紧密的结合,才能有更好的效果。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是门类很齐全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能迅速能把两个部门合并起来,共同办理上述新类型刑事案件,如刑事业务部门与知识产权部门可合力办理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等,这是我们的优势。第二,地域优势,我们在全国有很多联盟所,我们只要能够把专业做出来,发挥全国各地联盟所的优势,为全国的客户提供专业的服务。简言之,专业、团队就是我们的优势所在。”采访中,毛洪涛信心满满,但这位不惑之年的山东大汉也有些无奈:那就是来找的案子太多,导致成熟律师数量相对不足。毛洪涛告诉记者,他期待着与更多志同道合的律师一起共事。